麻豆传媒画下载

() 在收藏了巫师书籍的房间上面,一间专门开辟出来的密室之中,雷欧正用一把特殊的刻刀,在一块专用的金属板表面仔细的刻着在副脑系统里面整理创造出来的一个魔法阵图。

这个魔法阵图非常简单,只有三个基础字根,含义分别是剧烈燃烧的火焰、静止不动的死水和卷动的气流。

雷欧按照梦境世界魔法阵的方法在金属板上画了一个大圆圈,然后在里面画了一个标准的等边三角形,分别在三角形的每个内角画上了一个均等的小圆圈,最后沿着三角形的边线,刻上对应的魔能符文将三个圆圈连接到一起,然后再将三个基础字根按照顺序依次刻在了小圆圈内。

拥有十一点力量基础值的雷欧双手非常稳健,几乎不需要开启完美控制技能,就能够将想要的图案完美的刻在金属板上,很快一个非常简单的魔法阵呈现在他面前。

刻好了魔法阵之后,雷欧将金属板放在了地上,然后控制灵能注入其中,将其激活。

随着一阵光波在魔法阵刻印的线条中闪耀而过,在魔法阵上空凭空出现了一个微弱的旋风,并且逐渐加强,进而化成了一个一米多高的龙卷风。

龙卷风维系的时间并不长,当注入的灵能消耗完之后,魔法阵产生的效果便开始减弱,最终消失。

第一次篆刻梦境世界的魔法阵就能够按照设想的那样成功运转,雷欧也感到运气不错,脸上露出了笑容。

但他随后还是对这个魔法的威力有些不满。按照他的预估魔法阵运转起来后形成的龙卷风就算不能将屋顶掀起来,也至少能够将屋子里的东西弄得一团糟才对,可最终却连旁边一本书籍的都没有能够吹起来,和预估的威力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为此,雷欧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刚才从书上看到的内容,一一比照自己的刻画魔法阵和激活魔法阵的过程,两者比对,借此分析这个魔法阵的威力比预估的要弱很多的原因,最终很快获得了两个分析结果。

第一个分析结果就是材料原因,布置魔法阵所用的篆刻刀具和金属板都是加入了高能量物质的灵能物品,而魔法阵所用灵能物品的品质高低也就决定了魔法阵最后的威力强弱。

篆刻刀具方面雷欧能够解决,他可以用双子献祭刀当作篆刻刀,相信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那种篆刻刀具可以比得上。而且那些普通的篆刻刀只能用于一些中小魔法阵的篆刻,对于大型的魔法阵,就只能采取其他方法,而献祭刀可以转化为同样锋利的十字长剑用于大魔法阵。

清迈外景美女清爽泳装写真

至于金属板,其中涉及到了将高能量物质融入到普通物质之中的熔炼技术,雷欧那些特制子弹应该也是运用这种技术制造出来的,而这种技术即便在梦境世界也都是很重要的机密技术,所以并没有记载那些解析魔法阵的书籍中。

为此,雷欧只能将解开这个机密技术的希望,暂时放在另一个房间的机械类书籍上,魔法阵的基板也只能另想他法,所幸这个世界上的灵能物体和高能量物质很多,应该能够找到合适的替代品。

另一个影响魔法阵威力的原因就是能够将各种基础字根强行连接的魔能符文。

在雷欧激活魔法阵的时候,副脑系统始终都在收集魔法阵运转后的能量变化数据,而从这些数据之中,他不难发现在魔法阵运转的时候,是由魔能符文输送三个基础字根产生的能量,让它们融合到一起,形成一股小龙卷风的。可问题是这些能量却有三分之二以上在输送过程中流失掉了,最终只有三分之一甚至更少的能量被用于产生魔法阵的龙卷风效果。

可以想见,如果魔能符文传输能量能够做到百分之百不流失,那么同样一个魔法阵的威力将会提升两倍以上。

对此,雷欧只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第一个办法就是设法找到更高等的魔能符文。

从这些魔能符文被记载在就连贵族也能够弄到的书籍上,而且这本书籍后面还有四千本的印刷量数目,就可见这种魔能符文肯定是最低级的魔能符文,在银月城的巫师协会肯定还有更高级的魔能符文。

这并不是雷欧胡乱猜想,从储尸柜里面的吸热魔法阵和那名中年人木箱上的未知魔法阵都能够看出上面的魔能符文比起他现在掌握的这种魔能符文要复杂很多,而且从能量数据分析也可以看出那些魔能符文的传输能量流失率少很多。

虽然雷欧也很想通过副脑系统的分析能力,从那两个魔法阵中找出那种高等魔能符文来。

可刻画魔法阵的人显然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在真正的高等魔能符文中加入了大量假魔能符文。更高明的一点是这些假魔能符文能够对真的高等魔能符文起到一些辅助作用,两者的能量波动完一致,所以想要从能量数据分析方面从这两个魔法阵中找出高等魔能符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想要获得高等魔能符文就只有从巫师协会着手,而这种高等的魔能符文想来应该也是巫师协会的重要知识,绝

对不会轻易的让外人知道,除非他加入巫师协会,成为核心人物。

除了找现成的高等魔能符文直接学习这个解决问题的办法以外,还有另外一个自创魔能符文的办法也可以试一试。

雷欧从那三本书中学到的魔能符文总共有一百二十二个,都是最基础的魔能符文,也是整个魔能符文体系的根基。

巫师协会的高等魔能符文即便不是基于这一百二十二个基础魔能符文,但估计绝大部分应该都与此有关,都和这些基础魔能符文有着某种联系。所以既然梦境世界巫师协会的先贤能够创造出高等魔能符文,没道理拥有强大数据分析、整理以及演算能力的副脑系统不能创造出合适雷欧的高等魔能符文来。

“嘎、嘎、嘎!”在雷欧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准备继续再刻一个魔法阵熟悉这种新知识的时候,窗户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抓挠声。

雷欧走过去打开窗户一看,只见是一只黑色的精灵鼠蹲在窗沿上,用细细的爪子抓挠这窗框。

这只精灵鼠在见到雷欧后,本能的躲到了一旁窗沿雷欧够不到的地方躲藏了起来。过了没多久,它又伸出脑袋来,朝雷欧看了看,确认了雷欧的身份以及没有恶意后,才钻出来,但也没有靠近雷欧,而是隔了一段距离,朝雷欧发出了吱吱的叫声。

“这么快就又消息了吗?”雷欧见这种情况愣了愣,虽然听不懂精灵鼠的叫声,但从动作也知道它的意思,于是朝它做了一个手势,指了指楼下大门,然后就关上窗户,穿上外套,将放了重要物品的背包重新背上,快速的下楼。

打开门走出去后,那只精灵鼠已经等在了不远处一条小巷的入口,见到雷欧看过来,又叫了两声,就朝小巷子里钻了进去。

见此情形,雷欧也紧跟了上去,很快就追上了那只精灵鼠,与它一同在迷宫般的小巷子里穿梭。

很快精灵鼠就将雷欧带到了二十三区的一个边缘地带,只不过雷欧并没有在这里看到白靴公爵,反倒看到了十几名警卫和城卫正在平台边缘的一块空地上对峙着。

这些警卫和城卫腰间挂着的一盏盏油灯将这片地方照得通明透亮,也让周围居住的平民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纷纷从窗口或者门口伸出头来向这里张望,探听情况。

二十三区警卫局局长马雷克此刻也在这里,他正在和一个头上长着一对长角、眼镜呈现出蛇眼的两米壮汉交涉着,只不过从他们的神色、动作来看,情况似乎并不是太好。

来到附近的雷欧并没有理会马雷克等人的情况,他的视线落在了躺在人群中的一具尸体,眉头微微皱起。

那具尸体依然是一具女尸,开膛破肚的样子和之前遇害者的尸体类似,想来四种内脏应该已经被人掏空了。

只不过,雷欧主要关注的是这具女尸的衣物,只见这具女尸身上的衣物和二十三区的妓女完不同,完是一副猎装的打扮,并且还是维纶世界汉诺萨联盟特有的女士猎装。

汉诺萨联盟位于法兰帝国的西北部,在古代是一片无人沼泽,早期作为法兰帝国的流放地来使用,有大量被视为罪犯的人被送到了这片沼泽中自生自灭,所以这里的民风也非常彪悍,对法兰帝国更是极为敌视。

在法兰西部帝国灭亡于奴隶之手的时候,汉诺萨联盟也借此摆脱了法兰帝国的影响,开始形成了一些独立的小伯国,并且因为法兰帝国的政权东移,使得汉诺萨联盟没有了外敌,内部伯国之间开始彼此征战。

直到两百多年前,一盘散沙的汉诺萨联盟才最终形成了七个固定的公国,并且七个公国的公爵联合推举汉诺萨联盟的创立者文森特法利昂的后裔为联盟国王,七位公爵则为选帝侯,最终形成了现在政权稳固的汉诺萨联盟。

因为汉诺萨联盟有大量的原始沼泽和森林,那里的动植物也非常多,所以那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一个好猎手,而简单轻便的猎装也就成了他们日常的服饰。

汉诺萨联盟的猎装在维纶世界非常有名,其中特别的就是女士猎装,这种猎装是用一种特殊的沼泽蜥蜴皮制作而成的,这种沼泽蜥蜴皮的颜色会随着穿戴者的体温而变化颜色,体温越高,颜色越红,体温越低,颜色越白,并且在上面还有极为特殊的火焰花纹,非常独特。

现在雷欧所见到的这具女士的白色猎装上就有这种火焰花纹,这具尸体也让他想到了当日那些身处金橡树街九号的暗世界人。所以在重新调出相关记忆内容后,他很快在那些人里面找到了一个身穿汉诺萨猎装的女人。

隐隐感觉到这个女人很可能就是当日金橡树街九号的那个女人后,雷欧没有理会正在为这个案子归属权争执的两帮人,直接走到了那具尸体旁看了看。

“果然是她!”看到尸体的容貌后,雷欧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并且也产生出了疑问。

他记得这个女人和其他人一起被那两个疑似眷族和守夜人的暗世界人引走了,先他们一步进入到了当时围绕

在金橡树街九号外的浓雾中。

在此前,雷欧一直都认为那些先他们一步进入梦境世界的暗世界人应该是在银月湖的其他湖上镇上,可现在却有一个女暗世界人死在了这里,内脏被人挖走献祭,这让他心中不禁生出众多疑惑。

“该死!谁让你靠近的?”雷欧的举动很快就被站在尸体附近的城卫军官看到,他酷金额抛开与之对峙的马雷克,朝雷欧冲了过来,伸手想要将雷欧抓住。

“住手!”马雷克也注意到了雷欧查看尸体的举动,以为雷欧是关心案件本身,见有人对雷欧动手,便立刻出手阻止,隐藏在头发里面的那些肉须瞬间爆长,在所有人还没有来得及防备之前,将那名对雷欧动手的城卫以及与他对峙的城卫军官给捆绑了起来。

马雷克的举动将原本就已经紧张到极点的气氛瞬间引爆。

其他的城卫见到有人动手,也都没有了顾虑纷纷朝自己面前的警卫攻击过去,而警卫本身就比城卫弱小很多,加上随马雷克来的人又都是一些普通警卫,所以刚刚动手这些警卫就差不多被打倒了一半。

所幸动手的城卫也很有分寸,力道没有用太大,只是让这些警卫暂时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而已。

就在城卫准备乘胜追击,将剩下的另一半警卫也给解决的时候,一根根细弱发丝、但却无比坚韧的肉须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这些人都结结实实的捆绑了起来,就像是虫茧一般,一个能反抗的人都没有。

原本喧闹的城区平台这个时候都安静了下来,无论是被击倒在地上的警卫、还是站着的警卫,又或者是那些被绑缚起来的城卫,一个个都呆若木鸡的看着肉须的源头警卫局局长马雷克,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You may also like...